林檎

某国际高二生的垃圾桶

“干嘛要喜欢他我不要再喜欢他了。”
这样的想法经常出现
嗯但是一抬头在人群里第一眼看见的还是他
魔法咪路咪路里有一集是南枫对结木摄的“喜欢”被抽出来了,是一个粉咕噜的大大的玻璃球。
然后南枫对结木摄就没有任何感觉了。
想要学会这个魔法,把这份喜欢抽出来,一锤子砸下去。
炸开粉色碎玻璃应该会很好看。

放学的时候他趴在桌子上
“啊头发看起来手感好好的样子好想揉。”
然后手就伸过去了。
然后被凶了。
可能我心里满满的都是ac数吧

周五的鱼先生总是格外放飞自我的样子,脑筋急转弯迪士尼电影文字游戏轮番上阵。这周带我们玩了你画我猜,全部分了两个组说是要pk。
每轮分别从每组抽一个人上去在黑板两边画,结果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大家的强行拉郎现场,每轮被起哄上去的两个只要是异性基本上都是各个绯闻主角。
如果我和他不在同一组的话搞不好也会被整,幸好我习惯坐他附近——好吧,貌似也不是什么好习惯。
“为什么他们两个会被拉啊……”
“你不知道吗我们班有好多私底下传的啊。”
“他们两个又不互相喜欢”
“哎,会喜欢的。”
嗯,会喜欢的。
#小型自我安慰现场

今早在车棚前碰见他了,我习惯把车停在离教学楼最近的那块,他跟我反过来,每次都在车棚末端看见他
他已经把车停好了,刚走到我习惯的停车位附近,可能是听见车锁撞到车梁的声音所以回了头
视线对上了
bang。
…太紧张了忘记打招呼,白痴。
中午窝在教室埋头做周四语文课演讲用的PPT,关系挺不错的一个男生过来给我安利刺客伍六七,我捏着耳机,没有完全塞进耳朵里,只是放在耳朵旁边。
安利完后我看着他又跑去给那人塞安利了。
啊。
和我一样捏着耳机诶。
啊刚刚一直捏着耳机它还挺热乎的……
无论捏的是不是同一边都好开心。
就这么乱七八糟地想着,心脏里的兔子又开始蹦哒了,软软的绒毛扫来扫去搞得我又痒又有点疼。
虽然没见过,但她一定是只长毛...

中午趴在教室睡觉,迷迷糊糊听见班里几个男生吃完饭回来打游戏,一开始吵吵嚷嚷的后来有谁嘘了一声,声音突然变小了。
那声嘘听起来很像某人的声音,想着真温柔啊就这样彻底睡过去了
醒的时候看见四五个男生团在一起打游戏,想着应该是因为睡着了才觉得声音变小了吧有点点失望,过了几分钟有个男孩子不知道是碰见boss了还是怎样突然啊了一声,旁边的人立即嘘了一声。离我最近的那个男生回头瞅了我一眼可能看我托着下巴瞅着他们就愣了下然后头扭回去喊:“人起来了不用压着了”
“喔起来了啊来来来嗨起来——”
就,很开心//

十一月就要去考雅思了,很烦
考试之前要把剑4到剑12阅读刷完,冲鸭!

哎明天就是正式竞选演讲啦,我有一点点慌。
刚刚在空间提前许了个生日愿望说想要竞选成功被评论说愿望不成立。
哎拉票实在是门技术活我不擅长我也没办法呀
还是有点生气……气把我扔下的姑娘,强行挖墙脚的姑娘,一直试图让我面对所谓“根本不可能竞选成功”的现实的姑娘。
明早先考试,考完就直接在礼堂演讲了。
感觉胸腔里憋了好多想说的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或许这就是话废吧.jpg
洗澡去了,明天早起给自己化个妆。

哎现在看绿了我的那两姑娘都想吐感觉她们恶臭无比,今天其中一个姑娘把我水杯拿走玩,差点把水杯砸她头上
真实玻璃心了

偶尔会感觉到自己还是被神爱着,周一因为上周五情绪波动过大被叫到办公室灌鸡汤去了,回教室看到12年级的超厉害的学姐来找partner,于是和她组队了///
学姐说看我想竞选啥她无所谓,于是又一次去杠environment了。周五演讲,准备周四去拉个票♪

哎下午同组的姑娘跟我说她和别人组队了
“xxx她问了我两次……嗯……”
“没事没事呀”
其实委屈死了,回家路上经常一起玩的橘猫被小姐姐用香肠勾引走了我撸都没撸到
苦巴巴地跑到蛋糕店买了块小蛋糕结果回家发现颠的乱七八糟的

1 / 2

© 林檎 | Powered by LOFTER